主页 > www.880868.com >
苏村阻击战:123名烈士长眠于此
发布日期:2019-08-24 08:16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当日8时许,莘县大张家镇红庙村街道上三三两两走着几个村民。修葺一新的中共中央冀鲁豫(平原)分局旧址位于村子中央,展厅内图文以及实物资料讲述着中共领导的一段惊心动魄的抗战史。

  1945年初,中共中央冀鲁豫(平原)分局领导的冀鲁豫边区拥有近2000万人口,已成为敌后最大抗日根据地。以红庙村为中心的冀鲁豫边区中心区,是冀鲁豫边区党政军群机关驻地,是抗日战争的坚强堡垒。

  这片神奇土地的中心区,就是濮县、范县和观城县(现分别隶属于河南省范县和山东省莘县),享有“华北小延安、钢铁濮范观”的美誉。

  冀鲁豫边区历经日伪军残酷的“扫荡”、“蚕食”、“封锁”,始终屹立在敌后,有力地打击牵制了敌人,为赢得抗日战争的胜利立下了不朽的功绩。

  同时,这里上演了军民鱼水深情,见证了日军野蛮杀戮,也留下了百姓可歌可泣的故事。(记者 赵艳君)

  从1941年到1942年,侵华日军连续五次推行“治安强化运动”,实行杀光、烧光、抢光的“三光”政策,企图摧毁抗日根据地的生存基础。

  1941年初,鲁西军区司令兼一一五师教导第三旅旅长杨勇,指挥部队在郓城西北潘溪渡围点打援。全歼日军一个中队,击毙日军160余人,毙俘伪军130余人,缴获大批武器装备。

  潘溪渡伏击战,沉重打击了盘踞在郓城一带气焰嚣张的日伪敌人,使敌人元气大伤。

  后来,当地群众编了一首歌谣,争相传唱——正月里,正月正,遍地麦苗青又青,潘渡一仗打得好呀,八路军个个是天兵。用兵如神是杨勇,黄河岸畔留美名,留美名!

  此后,日伪军对鲁西抗日根据地进行报复性“扫荡”。同年1月12日,日军集中大批兵力分进合击,妄图捕捉我军区机关和行署。

  五日后,杨勇、www.2249222.com。、段君毅率部跳出敌人合击圈,转移到朝城西南呈望、马集一带。随后,一股敌人尾随而至。

  为掩护军区转移,军区特务第三营,率九、十两个连在莘县张寨镇苏村阻击敌人。战至中午,敌突破村寨,双方展开巷战。至黄昏,我方仅存20余名指战员,被日军用毒气熏倒被俘。之后,日军分批将被俘指战员用刺刀杀死。

  苏村阻击战中,123名壮士用鲜血和生命,保护了鲁西军区机关的安全转移,昭示了八路军不畏强敌、视死如归的凛然气节。

  据苏村群众回忆,当时有一位年仅18岁的小号手,在冰天雪地中赤脚作战。为了鼓舞其他人的斗志,奋勇杀敌,他在身负重伤后,仍躺在房顶上躲着吹号,号声不停战斗不止。

  为了统一对敌斗争力量,战胜困难,中共中央决定鲁西、冀鲁豫两根据地合并为新的冀鲁豫边区。1941年7月1日,两区在莘县大张镇红庙村正式合并。

  1941年7月,冀鲁豫区党委、军区转移到莘县。不少革命前辈曾在这里指挥战斗。

  “我十二三岁的时候就知道村里来了很多大领导,经常看到在这个房子里开会。”7月4日,提及这段往事时,红庙村87岁的老人张继丰,脑海里还存有许多清晰的回忆。

  老人记得,当冀鲁豫边区进入最艰苦、最困难的关头,1942年9月同志从山东返延安途中,来到了红庙村,“同志在这里一住就是10余天。”

  在红庙村做了《红庙论时局》的报告,可以说,他的红庙之行,是冀鲁豫边区工作的转折点。

  1942年10月,黄敬任冀鲁豫区党委书记。根据中共中央北方局以及指示精神,11月-12月,黄敬在红庙村主持召开边区高干会议。

  高干会议之后,根据地进入了恢复和再发展时期。全区在区党委的领导下,实行“敌进我进”战略方针,积极利用“青纱帐”的有利时机发起一系列战斗,粉碎了日伪军的“蚕食”进攻,扭转了军事斗争的被动局面。

  期间,马本斋率领的回民支队,也在冀鲁豫平原上进行大小无数次战斗,被毛主席称为“百战百胜的回民支队”。

  1943年,在八公桥战斗中,开奖记录手机版记录齐全清晰,伪军孙良诚部以濮县东南、黄河故道以北的集镇八公桥为中心,对冀鲁豫抗日根据地进行“蚕食”。

  为打击孙良诚部,冀鲁豫军区司令、副司令杨勇,采用马本斋提出的“牛刀子钻心战术”,发起八公桥战斗。

  11月16日夜,战斗打响。经过12个小时的激战,至17日黄昏八公桥战斗结束——孙良诚总部直属队全部被歼。

  在攻克八公桥、消灭孙良诚总部之后,各部队乘胜追击,攻克日伪军大小据点百余个,歼敌3000余人。此次战斗成为冀鲁豫抗日根据地走向大发展的转折点。

  那是抗战最艰苦的1942年,日军在东节村(今莘县张寨镇,位于山东、河南两省交界的特殊位置)建了两座坚固的炮楼。登上炮楼,抗日武装力量一有行动便立即被发现。我抗日武装恨透了这两座炮楼,想要端掉它,却苦无良策。

  同年6月,借敌人加高炮楼之际,民兵刘六民与被敌人拉进炮楼当伙夫的郭连增取得联系,7月12日一早,民兵化装成到炮楼干活的民工,趁鬼子不备,溜进伙房,拿着两把早已磨得锋利的菜刀,先砍死了楼下放哨的鬼子,又砍死了二楼睡觉的鬼子。

  后来,他们一股作气将整个炮楼的鬼子一举歼灭。这次战斗,消灭了七个日本鬼子,缴获长短枪9支、机枪一挺,指挥刀一把,民兵撤退时将炮楼付之一炬。

  在1943年秋季的反“扫荡”中,老百姓为了不让日伪军把掠夺的粮食运走,就趁黑夜将沙子撒在粮食上,待日伪军撤走后,再把粮食筛出来送给八路军部队和抗日政府。

  1943年秋,熬过了旱灾的冀鲁豫人民又遭到蝗灾。这一带村民认为蝗虫是“神虫”,不敢杀死它们。

  见此情况,黄敬亲自到田间,给村民讲解蝗虫的害处。他和战士们一起用树枝打死蝗虫。看到这,村民终于消除顾虑,和他们一起消灭蝗虫。

  在灾情最困难时,八路军连树叶也不准多吃,不能与民争食,就这样,党政军民咬紧牙关,度过了黎明前的黑暗。

  形势越是复杂险恶,这一带的军民情越是紧密,当地群众保护和养育了冀鲁豫边区的大量党政军群机关和后方。很多感人至深的故事一直流传至今。

  日寇在大扫荡中,冲进莘县魏庄镇焦庄,威逼百姓说出八路军的去向,村民宁死不屈,傲视着敌人。鬼子抡起三齿橛头逼问村长冯德臣,冯德臣昂首挺胸,毫不胆怯。瞬间,鲜血从他身上的三个血窟窿里汩汩冒出,他倒在地上后,鬼子又连开数枪。接着,党支部书记冯占傲被刺死,村民冯梦景被射杀,冯贵昌、冯树利被乱刀砍死,但没有一个人说出八路军的去处。

  莘县王奉镇西宋村村民王福光的母亲,为了救一名八路军战士,敌人用皮带抽、用枪砸,给她灌尿吃屎,折磨她,打的身上皮开肉绽,她始终说这个人是他的儿子,最后保护了这名八路军战士的性命。这位小八路感激流涕,以后都喊她 “娘”。

  1943年12月14日,日军突然逼近莘县大王寨镇杨庄村,少数未及时撤离的群众被日军合围在村中央。24岁的村民霍文全被敌人逮住,鬼子严刑拷问逼他说出冀南区党委的下落。霍文全大义凛然,严词拒绝。日军恼羞成怒,把霍文全活埋。

  许多真实故事诠释了民主民生运动的意义,诠释了当地群众艰苦奋斗、不怕牺牲、一心向党、无私奉献的大无畏精神,捍卫了“华北小延安”的盛誉。